2019年最后一次改嫁 这家A股公司会成功吗

2020-01-06 10:54 admin

  2019年最后一天,还有上市公司忙着找婆家,以缓解大股东债务压力。这一年,A股易主热潮汹涌澎湃,但未曾想到,最后一单,竟以这个有点跨年度的改嫁计划来收官:既济,未济。

  12月30日晚间,联建光电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刘虎军及熊瑾玉(两人系夫妻)在近日告知,其拟将所持大部分股份转让给某地方国资旗下全资企业,预计转让股权比例不超过总股本的17%,并涉及表决权的相关安排。

  该事项涉及联建光电控制权变更,目前各方已就该事项初步达成一致。联建光电介绍,本次交易对手为某地方国资旗下全资企业,注册资金超过五十亿元,经营范围包含资产管理、实业投资等业务。

  “我个人的贷款压力,一直有计划与国资合作。”刘虎军曾向上证报表示,他个人经过这一轮调整,会将心态调整好。

  对联建光电来说,若能完成本次控制权转让,将迎来强大助力,国资进入将令公司“转危为机”。

  刘虎军进一步介绍,“公司现在已经转危为安,没有人天天逼你了。”他还有时间去参加经营会议,主动接触大客户。

  简短回溯,2018年6月21日,联建光电控股股东、实控人、第二大股东以及广东南方新视界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书》,广东南方新视界传媒科技有限公司拟借此取得联建光电实控权。

  一年后,双方合作终止。联建光电董事长刘虎军曾向上证报表示,首次易主未成功,是因为广东国资看上了公司亏损的广告营销业务,但是公司正欲剥离该业务,“就算是广告业务也在,1彩注册给了他们也不对,最后还是骗了人家。”

  国资看好的是公司想卖的业务,那岂不是两全其美,上市公司直接把这业务剥离给广东国资不就OK了吗?

  12月30日,联建光电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拟与子公司上海励唐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原股东达成诉讼和解方案》(简称“励唐营销和解方案”)、《关于拟与子公司山西华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原股东达成诉讼和解方案》。

  上述两个和解方案,是联建光电剥离广告营销业务的重要措施,但是都不尽如人意。

  12月31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称,联建光电在12月30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拟与子公司山西华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原股东达成诉讼和解方案》(简称“华瀚文化和解方案”)前,“并未披露相关审计报告”。

  这次想接盘的国资,难道也是看中这亏损的广告业务?如果不是,这广告业务怎么处置?这问题都将考验双方谈判智慧。

  除了上述“添乱”,还有个小阻碍。当前刘虎军和熊瑾玉所持联建光电股份,均处于质押状态。

  截至12月19日,刘虎军持有联建光电18.5%的股份,被累计质押的公司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99%,累计被司法冻结公司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40.26%;熊瑾玉持有公司股份5.02%,累计质押公司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99%,其累计被司法冻结公司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64%。

  这意味着,刘虎军和熊瑾玉要将控制权转让给某地方国资旗下全资企业,刘虎军和熊瑾玉必须先办理解除股份质押、司法冻结的手续。

  联建光电披露介绍,刘虎军和熊瑾玉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一是此前质押公司股份融资,出现质押逾期且未能续贷,相关质押权人向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部分股份冻结;二是股东对公司提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诉讼,刘虎军、熊瑾玉被追加为被告,并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冻结他们所持公司部分股份。

  不过如果有大金主真想接盘,弄个过桥资金来解押、来解冻,问题不算太大。有钱好办事。2020年即将到来,但愿这个年尾的最后改嫁,在来年有个好结局。